全球顶级机器人赛事FTC|你见过凌晨一点的橄榄树少年工程院吗?

上周末,由美国FIRST非盈利性机构主办的针对12-18岁高中生的国际性机器人比赛FTC(FIRST Tech Challenge)机器人科技挑战赛杭州邀请赛在北京外国语大学附属杭州橄榄树学校举行

FIRST成立于1989年,在国内外拥有3000多位赞助商,包括高通公司、谷歌、SpaceX等等,连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也是其主要支持者。每年有超过30万名高中生参加FIRST的比赛,在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每9个学生中就有1个参加过FIRST比赛。国内清华大学、同济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也都针对FIRST给出相关招生政策。

比赛现场邀请了临平区教育局调研员詹争春、上海建桥学院机电学院主任博士姜映红、知名创客导师吴俊杰博士、FTC竞赛技术负责人李博、北外附属杭州橄榄树学校校长兼书记黄雄校长、北外附属杭州橄榄树学校常务副校长吴泽栋校长、FIRST青年导师肖衎。

来自全国43支队伍近500人参加了本次比赛。经过两天角逐,橄榄树学校首次参加荣获第21名,并荣获Motivate Award。此前,橄榄树学校作为新队伍,申请参加FIRST的比赛,并成功收到了其赞助的2000美元,每年仅30%的队伍能够申请成功,并获得这笔赞助费

 

 

* 01.

遇见“大佬”

 

 

队员们回忆道,比赛虽然在周末,但是周五下午队伍就开始入场了。印象最深刻的是来自北京、成都、南京、深圳的队伍,他们一下飞机,就开始抓紧时间练习比赛以30秒自动驾驶阶段开始,机器人仅通过预先编程的指令和传感器输入进行操作。而获得分数的方式就是将叠叠乐运送至一个随机选取的目标区域,将甜甜圈放置或发射至塔,发射甜甜圈使其撞到射击目标。接着是2分钟的手动控制阶段,2组队伍为联盟,通过发射或放置甜甜圈至塔的低位门、中位门和高位门来得分。最后30秒为比赛结束阶段,联盟通过将叠叠乐运送至起始线或场外放置区、在叠叠乐上放置甜甜圈,或是发射甜甜圈使其撞倒射击目标来得分。

 

“比如成都七中从08年开始参加FIRST的机器人比赛,新人的加入,老的带新人,而老的又成为了教练和裁判,就连机器已经经历了5代更迭。他们传承的不仅仅是技术,还有对FIRST的热爱和精神。比赛前一天晚上10点,他们仍然在场地编改代码,直到被工作人员赶走。

 

“这让我想起了橄榄树最近流行的一句:我们参加国际比赛,不仅仅是为了拿奖,更可以感受到全国乃至全球的学霸有多拼。而这次承办FIRST科技挑战赛因其在全球的影响力巨大,所以橄榄树的孩子们也有机会见识到这些所谓的大佬。”

 

参赛学校列表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北京市十一学校

上海市平和双语学校

上海美国学校

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深圳外国语学校

深圳(南山)中加学校

南京市第一中学

四川省成都市第七中学

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

南京市第二十九中学

青岛二中

重庆市巴川国际高级中学校

上海市民办明珠中学

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仙林学校初中部

南京市扬子第一中学

上海万科双语学校

北京外国语大学附属杭州橄榄树学校

上海诺德安达双语学校

上海市莘庄中学

上海康德双语实验学校

四川省绵阳中学

山东省实验中学

昆山康桥学校

江苏省天一中学

深圳市赛恩司机器人俱乐部

机器人创客空间

红心机器人

Ivymaker

上海兰庭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芝麻开门机器人活动中心

广州二哈创客机器人俱乐部

创想时空教育

 

|燃爆了的决赛,420:419的比分!

 

 

* 02.

4661 TALOS

 

古希腊时代除了荷马史诗之外,唯一被完整保存下来的长篇叙事诗《阿尔戈英雄纪》中,出现了历史上最早的机器人:宙斯授意锻造之神赫菲斯托斯打造青铜巨人塔罗斯TALOS。TALOS刀枪不入,直到半神时代(Age of the Demigods)尚在人间。

 

TALOS是一种特殊的东西,它将科技成就交织在了神话故事中。从古老的人类文明开始,直到如今的橄榄树TALOS战队

这是一种对于科技充满艺术的凝视,更是我们回望时代的态度。经历了这场FIRST比赛之后,橄榄树机器人社团才真正赋予了TALOS“历劫不灭”的精神。

 

在比赛过程中,橄榄树TALOS战队七局四胜,并荣获Motivate Award首次参赛,在43支队伍中,排名第21。而他们真正收获的是在比赛中被轻视、被碾压、然后拼搏和崛起的整个过程

“周五下午,43支队伍将机器人搬到场地。我们发现,我们的机器人比别人小,功能没有别人多,经验也没有别人足。当时的心理负担就非常大。但是比赛开始后,我们找到了自己的优势——我们的机器人两个马达带1个飞轮,功力比别人足,同时在前30秒自动驾驶阶段发挥一直很稳定。”

“非常幸运的是,TALOS抽到的联盟队伍都非常优秀(在此非常感谢:四川省成都第七中学、北京红心机器人、北师大附中、上海莘庄中学、北京十一学校、南京第一中学)。因为在比赛中,有一项非常重要,我们需要同抽签到的合作队伍商讨策略。尤其在自动驾驶阶段,由于我们的机器人没有摄像头,因此需要提前沟通路线,防止机器人相撞。而在最后30秒,我们更是协商如何扬长避短,共同赢得比赛。”

 

 

“这场比赛刷新了我对学生赛事的认识,明白了FIRST每年要拿8000万奖学金给获奖选手、甚至现场直接发名校offer的原因。”

 

 

 

* 03.

练到崩溃,边哭边改代码

 

TALOS战队大约准备了1个多月,包括所有机器零部件、练习的场地均从美国运过来。这一个月,尤其在比赛前一周,他们是如何度过呢? | 注意看一下朋友圈发布的时间

 

对于14岁的他们来说,能有一项东西值得他们“爆肝”,那一定是他们所强烈热爱的。比赛前其实基本都到十一点半,甚至12点多。有的时候回去已经快凌晨1点钟了。

“有几个孩子练到11点多,把自己练崩溃了,然后边哭边继续改代码继续练习。这是在比赛前的常态。

“但是到了真正比赛时,我们仍然见识到了一群更努力的同龄人。”

“这次比赛触动非常大,比赛结束之后,我们马上反思,并且吸收优秀队伍的精华,甚至制订出了社团规章制度。我们想招募更多真正热爱机器人的同学加入,这样才能一起真正享受爆肝的备赛状态。”

 

 

 

比赛前夕,队长这样写道:“我们有了FTC的雏形,虽然还不能与国内外的大神相提并论。但是我们把每周训练改为了一天一训练。比赛不过是几天后的事儿了,训练时的笑声也越来越少。我们都在坚持着、期待着一个不负支持我们的人、不负自己、不负时间的结果。”

 

 

最后,你见过凌晨1点的橄榄树少年工程院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